欢迎访问安信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摩拜疑逼死员工 双方已达成保密赔偿协议

时间: 2018-06-19 19:28:24 |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 阅读:

一个摩拜员工之死

来源:今晚财讯

6月6日,摩拜员工冯某从办公楼三楼坠下,随后不治身亡。就在一天前的6月5日,南京万达茂总经理徐某坠楼身亡。两起坠楼,两条生命,获得的关注度却大不一样。徐某的相关新闻在社交媒体持续刷屏。而冯某之死,几乎已快被人遗忘。

文字|卫一 编辑|周维

狭小的房间没有开灯,窗外阴雨连绵,微弱的天光只照进来一半,将老人瘦削的身体勾勒成暗淡的轮廓。

老人望着对面那座女儿离世的医院,噙满泪水的双眼比天色还要灰暗。他攥着手机,听着话筒中的乡音,好像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哀号出来:“哥啊,只剩一把骨灰回到家,谁能承受得了?”

千里之外徐州老家,摩拜员工冯某的丧事已在筹备,而她的尸身还在北京的停尸房里。这天,是冯某坠楼后的第三天。

1

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东三环的曼宁国际中心。这是一幢跨河而建的“洋房式”建筑,整体成“厂”字型布局,朝东的两层建筑和朝南建筑的第三层,为摩拜租用。

泛着些许腥味的亮马河从楼底水道潺潺流过,摩拜办公室的楼顶建有露台,闲暇时间,员工会去那里抽烟、散步、聊天……

6月6日,芒种,北京气温最高36℃,全城处在高温黄色预警之中。

下午15点左右,冯某第一次出现在南向二楼的露台,在此徘徊了许久。

傍晚19点02分,冯某直属上司Knight(音)拨通了冯某的电话,但无人接听。此时,她的手机留在了工位上,而她则又一次出现在二楼的露台。

不久后,冯某爬上楼梯来到朝南的三楼。一名保安正在收拾遮阳伞,看到冯某,开口提醒她此处危险。可冯某并未理会,一个人翻过了贴有“禁止攀爬”标示的围栏,进入了监控的死角。

19点17分左右,一只正对南向楼房的摄像头,拍下了冯某坠落地面的瞬间。

面对视频回放,从上 海赶过来的冯某男友张先生嚎啕大哭。“警察告诉我,她还有一分钟就要跳了。”张先生双手捂脸,语声哽咽地回忆道:“我盯着地面,眼睁睁看着她落下来。”

北京摩拜所在的曼宁国际

北京摩拜所在的曼宁国际

摩拜在事后发布的官方声明中称,发现冯某坠楼后,相关同事第一时间采取了紧急救 援措施,并送伤者前往医院抢救。

一名摩拜的员工对《今晚财讯》记者描述了冯某痛苦的样子:“她的指甲用力掐住陪护同事的胳膊,深入肉里。”

在抢救过程中,上司 Knight电话通知了她的家人。得知消息后,冯某的弟弟立刻携同父母及妻子连夜驱车,赶往北京。

6月7日凌晨3点40分,冯某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去世。这时,家人距她还有两个多小时车程。

5点34分,北京摩拜官方微博通告了有员工坠楼的消息并表示:“对于摩拜,每一位员工都是宝贵的家人,我们对这一不幸事件深表震惊和哀痛,并对家属表达深切慰问,我们愿意为家属全力提供协助。愿逝者安息。”

9点30分左右,《今晚财讯》记者来到摩拜公司,触目一派平静。对于坠楼事件,周围商户多数毫不知情,只有几名快递员含含糊糊地表示“好像昨天傍晚有救护车来过”。

记者尝试询问在停车场吸烟的摩拜员工,“昨晚摩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该员工十分警惕,对于坠楼事件只字不提。摩拜的保安如临大敌,见到记者不由分说就往外驱赶。

冯某的家属向《今晚财讯》记者展示了一张聊天截图,上面显示,在坠楼事件发生后,北京摩拜的工作群中就对所有员工发出明确通知:“不要在朋友圈或其他社交媒体上进行传播。”

2

冯某的父亲,这个嘴唇布满白茧的老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几天前还活生生的女儿,为何忽然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5月30日,冯某向上司Knight提出请两天假,称要去上 海照顾男友张先生刚做完放疗的妈妈。得到批准后,她于次日赶往上 海。

去上 海的路上,冯某与闺蜜通过微信聊天,提到了自己的工作情形——“经常加班”,并且表示“当初就不应该来摩拜”。事实上,冯某不止一次向家人抱怨在摩拜工作压力很大,要经常加班,熬夜,帮Knight做PPT。

“她的领导在日本的项目失败,升不了职,导致她也升不了职。”家属回忆称。

“我们常常在晚上10点钟通电话,因为她一般都要加班到那个时候。”张先生说,由于两人工作都比较忙,一个在上 海,一个在北京,不常见面。

据家属称,长时间的加班熬夜导致了冯某免疫功能下降,脸上长出了很多斑,这令她苦恼不已,经常在电话中向家人抱怨自己的肤质。冯某到上 海的另一个目的是联系皮肤科医生。冯某的舅舅说,“她是一个爱美的女孩子,她十分在意自己的脸蛋。”

张先生表示,今年年初的时候,两人曾商量过未来该怎么走的问题。当时他们决定要结束两地分居的状态,最终的打算是冯某来上 海。随后,两人见过了双方的家长,并将婚礼的日期定在了今年国庆节。

“她要来上 海。她说,就算是做微商,也不在摩拜干了。”张先生说。

张先生让冯某将6月1日上午的火车票改签到了下午,两人在一起吃了个早餐。“那时我确定她没有任何轻生的念头”。

下午,冯某从上 海离开,辗转南京倒车,再乘坐巴士回到了徐州老家。

冯某的父母清晰地记得,那天女儿穿着蓝色格子带花的上衣,“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家”。

在家的两天里,冯某对常住老家的弟弟说:“弟弟,是你陪在父母身边,以后照顾父母所有的钱都由我来出。父母的下半生,都托付在我身上。”

6月2日,冯某与Knight在微信上沟通了辞职一事,表示经过与家人的商量,决定要去上 海。Kight回复称可以,并表示等他下周回到北京,再商量工作交接的事情。

张先生对《今晚财讯》表示,事实上冯某很早之前就有了辞职的想法,“她在上 海和杭州都投过简历”。据张先生透露,冯某在杭州有一套房子,在购买的时候借了亲戚的钱,她十分想把这笔钱还上,所以去年才会选择跳槽到薪酬比较高的摩拜工作。“她认为,摩拜的工资足以令她偿还债务”。

根据《今晚财讯》从家属那里得到的信息,冯某去摩拜可能还与Knight有关。据家属介绍,之前冯某就与Knight共事过。“Knight十分清楚我女儿的能力。他来摩拜公司后,就把我女儿也叫了过去。他能做到今天,多亏了我女儿的帮助。”冯父说。

6月3日,冯某回到北京,到达住处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这是她打给父母的最后一个电话。同一天,冯某还向房东支付了到月底的房租。按照时间推算,6月底正是她离职的日子。在张先生看来,冯某之所以计划在6月底离职,可能是想要把一笔奖金拿到手。

6月5日,出事的前一天,冯某又与闺蜜聊天,谈到了Knight,表示对方要请她吃饭,并且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请客。”

3

从冯某第一次爬上露台到坠楼的这4个多小时里,她的心理活动已无从得知,也没有留下任何遗言或遗书。

黑白屏幕上的一帧帧监控录像复原着冯某生前的行为细节,而这也只能为坠楼事件勾勒出一个粗糙的轮廓。如今,冯某的家属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那时候她的心中一定纠结得很。”

6月8日,到达北京的第二天,冯某家属出现在摩拜公司。据一名附近的商户回忆,冯某的家人在上午9点20分左右来到摩拜,结果被保安阻拦在外,他们只能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等。

《今晚财讯》记者于10点抵达摩拜办公楼时,保安已经全面戒 严。天气很热,远远就可以听到冯母的哭声。中途老太太哭晕过去一次,良久才醒转过来。

冯某的家属坚持要见摩拜创始人、现任CEO胡玮炜,但对方一直没有露面。直到下午3点左右,摩拜总裁刘禹才现身并与家人进行谈判。

不过,在谈判过程中,刘禹很少开口,每当他想要说话,就会被背后的法务人员拍身子制止。尽管彼时权威第三方的尸检报告还未出具,但是“跳楼”“自杀”“想死”等字眼,常常被双方使用。

“我的女儿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为什么来了北京之后就突然跳楼了呢?”在家属看来,冯某已经将未来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没有理由突然萌生轻生的念头。

冯某的家属在摩拜楼前拉横幅

冯某的家属在摩拜楼前拉横幅

这场谈判,大致上是以一问一答的形式进行,家属提问,摩拜作答。

“为什么坠楼的地方偏偏那么巧就是监控的死角?”冯某的表弟愤怒地质问。

摩拜的回应很简单,因为那个地方是“非正常人所能到达的地方”,“对于一些基本的常识,难道我还要去不断地教育她吗?”

“坠楼前,她在办公室经历了什么?”

摩拜没有正面回应,只是承诺为家属调取办公室的内部监控录像。

在这几天中,家属一直在用冯某生前使用的手机发朋友圈,联系她的朋友,希望能获知更多信息。那部已不再崭新的苹果手机,现在谁都可以拿来用,“手机在我们接手的时候是没有密码的”。

对此,表弟再一次质问:“你们究竟有没有动过手机里面的东西?”

摩拜方面的人员愣了一下,才反问道:“那你想去跟哪位进行核实呢?”

“是不是你们给了她不能完成的任务?”冯某的舅舅问。

摩拜方面表示,按照公司惯例,在员工离职前一个月,公司一般不会交给太多的任务。

后来,摩拜方面还向家属展示了冯某生前的门禁刷卡记录。张先生称,上面的时间大都是在晚上八九点之前。

持续将近一个小时的谈判,基本是在争吵中度过的。

当天晚上,关于补偿,摩拜公司第一次给出了个具体的数字——2.3万元。这是冯某的家属根本不能接受的。

据张先生回忆,对方一名“高级总经理”临离开时,拍着他的肩膀说:“不要急,我们可能还要谈个十次八次。”

在家属看来,摩拜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试图撇清干系。面对记者,冯父忿忿地拍着大腿说:“人是在你公司死的,你怎么能说没有责任呢?”

家属还向记者展示了一摞冯某在抢救过程中留下来的单据。他们一张张指认,这几张刷的是冯某的社保卡,这几张签的是冯某的姓名。由此,家属认为“摩拜私自动了死者的遗物”。冯某的弟媳小心翼翼地询问记者:“这是违法的吧?”

法律知识的欠缺,令家属感到在与摩拜交涉的过程中疲于招架。《今晚财讯》从摩拜处获悉,摩拜已经成立了专门的事件处理小组来对接冯某家属。据家属介绍,小组里面有“高级总经理”,有“法务人员”,还有“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人”。

家属称,谈判过程中,摩拜小组人员经常“援引各种条款规定”,一系列专业词汇经常让人听得云里雾里。他们感觉,己方急需一个专业的律师。

张先生说,早上跑了4家律师事务所,“但是有三家一听说对方是摩拜就不敢接了。”他苦笑,“他们只是向我表示同情。”

好不容易通过朋友联系到一名律师,可是对方开口每小时3000元的费用,这令一个农村家庭望而却步。

4

在冯某父母的回忆中,女儿从小就是一个懂事要强的孩子。冯父年轻时候跑运输,有时候一天能有一两百块钱的收入。他回忆女儿小时候的模样,说,“她的童年是幸福的。”

在家人的印象里,冯某不仅天分聪明,学习还很刻苦,“她的自控能力很强”,学习的时候常常会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许任何人打搅。

“有时我和她娘在看电视,她就会走过来关掉。说我要学习了,你们不能看电视。家里来了亲戚,她会走过来说你们去一边啦呱,不要打扰我学习。”

冯父说,女儿有很强的好胜心,她在上小学的时候只是中上等生,上初中后学习忽然变好,在乡村联中上学时成绩从没有掉下过过前三名。刚读高中的时候,她只是全班20多名,可是一学期下来就到了前两名。“只要发现班里有谁比她学习好,她就一定要超过那个人。”

“她从小就是家族的骄傲,我们经常会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学习你的冯姐姐,冯姑姑。”冯某的舅舅说。

18岁时,冯某以本地高中重点班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吉林大学。毕业后在上 海工作了一段时间,又以专业第一的名次考上复旦大学的研究生,拿到了全额奖学金,是该年度管理学院500多人唯一获得者。

复旦大学教学楼

复旦大学教学楼

据冯父回忆,当时在复旦大学读研究生需要13万元的学费,以他的家庭条件这是难以负担的。冯某当时明确表示,拿不到全额奖学金就不会去读。

在冯父看来,女儿一直都是这样懂事,从没有主动向家人要求过什么。

等到冯某真的如愿所偿,向家人回忆复旦大学校长将全额奖学金交到她手里时的情景,十分感慨地说:“我本来只是想挑战一下自我,看看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是不是能做到。原来这世上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据称,那次研究生入学考试,冯某的数学和英语成绩都是满分。

5

6月9日,冯某坠楼的第三天。《今晚财讯》记者在旅馆再次见到冯某的家属,冯父愤怒地说:“拿不到说法,我绝不回去。”冯某的弟弟也明确对记者表示:“我一分钱不要,我倾家荡产,我也要弄清楚我姐姐的死因。”

记者从家属那里了解到,摩拜提供的旅馆日期只到6月10日。届时将只为冯某的直系亲属提供房间,也就是冯某的父母、弟弟和弟媳。冯某的舅舅表示,如果自己掏钱住宿,“实在住不起”,到时候一些亲戚将会回老家等消息。

下午3点,家属间经过商议,决定开始分头行动。冯某的弟弟和张先生前去咨询律师,冯某的父母和其他亲属则决定去摩拜公司“闹一闹”。“还是去闹一闹吧,不然他们不会重视起来。”

张先生则对记者表示,他们之所以决定去“闹一闹”,还是想引起舆论和媒体的关注,“一群百姓对抗一家企业,他们有专业的团队,我们搞不过的。”

明确分工后,冯某的父母带亲戚去楼下面馆吃了那天的第一顿饭,每人一碗牛肉面,一碗粥。表弟吃得很快,显然没有吃饱,冯母见状执意将自己碗中的大部分面条挑给了他。

而冯某的弟弟依然待在旅馆中,没有下来吃饭。从记者见到他的那一刻起,他就烟不离手,一支接一支。

一个小时后,冯某的父母带亲属来到摩拜。由于是周六,摩拜公司员工放假,只有曼宁国际的保安在值班。亲属们在摩拜公司大门前拉开两条横幅,上面分别写着“摩拜逼死员工,还我公道,血债血偿”以及“还我女儿,还我真相”。

冯某的家属在摩拜楼前展示横幅

冯某的家属在摩拜楼前展示横幅

在细雨中,冯某的父母一边在门前烧纸,一边为死去的女儿喊冤。他们的行为引来了大量路人围观,保安则左奔西跑,大声呼喝着,制止路人拍照。

一名保安在一旁观察了一阵之后,忽然拿出了水枪。这惹怒了冯某的父亲,他用脑袋去撞那名保安,双方发生拉扯,场面一时间极为混乱。最终警察及时赶来,才阻止了事态进一步扩大。

在这期间,有一对外国母女走上前,操着生硬的汉语向记者询问情况。在交谈中,记者得知她们是特意乘坐地铁来摩拜总部,观摩中国的共享经济的。

6月11日,冯某的家属再次前往摩拜公司,在她坠楼处“超度亡灵”。冯某生前的一些同事也纷纷献上鲜花。

下午三四点钟,在摩拜一楼办公室外临河处的“甲板形”平台上,摩拜的员工们举行了悼念仪式,以此来表达对逝去同事的缅怀。

6

上一次在“甲板”上聚集如此之众的摩拜员工,还是46天前。

4月28日下午5点半,因为摩拜一名员工婚期的临近,准新郎和另外两名同事站上了甲板,准备以“跳河”的方式来庆祝,一时间吸引了许多其他员工,甚至连河边也聚集了不少围观的路人。

不过,这场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却被许多不明真相看客误认为是为了欢送原CEO王晓峰的离开。

因为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美团董事长王兴及摩拜创始人、原总裁胡玮炜发布联名内部邮件,宣布公司内部组织调整: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将卸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胡玮炜担任CEO。

此时,距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刚刚过去不到一个月。据《财经》杂志报道,“尽管之前被收购的大势已定,但在4月3日股东大会现场,胡玮炜、王晓峰、夏一平投票分别是赞成、反对、反对。”

王晓峰作为CEO,终究没能左右摩拜被“卖身”的命运。在胳膊没拧过大腿后,他最终选择离开。

被美团收购后,许多人开始担心摩拜的未来以及自己在摩拜的境遇。摩拜内部迎来了激烈的变动,有媒体报道,当时摩拜“每天都有人提离职”。

尽管王兴在4月11日参加摩拜单车的全员大会时明确承诺“不会裁员,给期权”。但是,王晓峰的离开,还是让摩拜员工心态发生了转折。《新京报》在当天采访了一名摩拜的员工,对方表示,“今天还有几个提离职的。”

事实上,摩拜员工人心不稳从去年冬天就开始了。彼时,摩拜长时间没有拿到新的融资,车辆投放大幅减少,订单量下降,第二梯队的诸如小蓝单车等接二连三倒闭……

倒在路边的摩拜单车

倒在路边的摩拜单车

裁员的消息也不断传出。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摩拜全国运营人员进行裁员,绩效工资卡得很低。还有媒体报道称,摩拜挪用用户押金超过60亿元,拖欠供应商贷款10亿元……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这个出行行业的“独角兽”真的没钱了。

有摩拜员工当时向媒体表示,“我们原先寄快递都是寄顺丰,后来只要不是急件,都不让寄顺丰。”

公司经营的压力,在向每个员工传导。

现今,坠楼事件的发生和后续处理,对摩拜员工的心态,可能又是一次考验。

《今晚财讯》记者在摩拜公司附近的面馆就餐时,听到一些戴着摩拜工牌的员工在讨论“不想干了,想回家”的话题。一名摩拜的女性员工对同伴激愤地说:“如果公司在乎自己的名誉,就要好好处理这件事情。”

在接下来的数日,冯家家属和摩拜几乎每天都会进行一轮谈判,而重点则越来越倾向于赔偿的金额,很少再有人去纠结冯某坠楼的具体原因。

摩拜处理小组的一名成员告诉《今晚财讯》记者,家属和摩拜双方已经达成了保密协议。关于谈判中的赔偿信息,任何一方都不准向外泄露。

6月13日,《今晚财讯》从冯某家属处得到消息,第三方机构已出具了对冯某的尸检报告,其中给出的死因认定是:“高空坠落造成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当天下午,记者致电摩拜处理小组成员咨询最新进展,对方回应称摩拜不会对外披露员工坠楼事件的一切信息,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几日中,家属的电话,也开始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亮马河上的摩拜办公楼顶露台,仍然人来人往。楼下冯某的坠楼处,家属烧的纸钱灰烬已被保安扫掉,几乎不留痕迹,并迅速被人遗忘。

新闻标题: 摩拜疑逼死员工 双方已达成保密赔偿协议
新闻地址: http://anxiety-info.net/caijing/121674.html
新闻标签:逼死  赔偿  达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