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信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誉衡药业危机待解:业绩增速不再 杠杆持股质押闪崩

时间: 2018-06-28 23:04:38 | 来源: 一财网 | 阅读:

日k线图

日k线图

业绩增速不再、杠杆持股、质押闪崩,誉衡药业如何化解三重打击?

业绩快速增长不再,股价遭遇杠杆持股、股权质押闪崩潮,2017年年初以来,誉衡药业连遭遇三重打击,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危机,由此接连引发。

尽管2017年净利润大幅下滑56%以上,但仔细审视,誉衡药业的表现并非一无是处。其实控人的危机,更多的还是杠杆问题。危机爆发后,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在卖壳、出售资产、收购间闪转腾挪,卖壳已经暂时失败,买卖资产、收购前途难料。

誉衡药业如今的股价,停留在6.2元,未触及平仓线的质押股份,距离平仓线只有一纸之隔。倘若继续下跌,股权质押危机可能将再度引发。誉衡药业及其实际控制人,将何以解忧?

三重打击

从2017年4月初至今,“闪崩”成为A股市场越来越频繁的现象,而且从信托杠杆持股蔓延到如今的高比例股权质押股。可谓不幸的是,这两轮“闪崩”危机,几乎全部都被誉衡药业碰上。

2017年2月份以来,誉衡药业股价从9元以上持续回落,直到今年2月初坠落到5.7元左右。其第一波下跌,可能与杠杆持股有一定关系。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誉衡药业的前十大股东中,有1个信托计划,持股比例0.68%,1个资管计划,持股比例0.59%。

虽然上述资管产品持股比例不多,但值得注意的是,誉衡药业超过65%的股份,由朱吉满、誉衡集团等持有。到了2017年3月底,上述信托、资管计划已经消失在其前十大股东中。正是从当年2、3月间,其股价累计额下跌了超过20%。

到了2018年2月以后,愈演愈烈的高比例质押下跌时,誉衡药业同样未能躲过。从2月5日到2月7日,其股价从6.74元左右,下跌至5.68元,跌幅也达到17%左右,直接导致了朱吉满通过盛锦16号持有的股份部分被平仓。而在5月24日至6月8日,其股家又从7.18元跌至6.2元,跌幅超过13%。

不仅如此,誉衡药业近几年进行的大量并购,后遗症也逐步开始显现。公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该公司先后巨资收购了广州市新花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花城生物)、蒲公英药业、南京万川、上海华拓、山西普德药业、澳诺(中国)、射阳振阳医院等医药、医疗资产。其中,花城生物、南京万川、山西普德药业、澳诺中国等,均为100%持股。

这些收购花费了巨额资金。其中,第一次收购山西普德药业85.01%股权,价格达到23.8亿元,第二次收购剩余股份,价格达到3.87亿元,收购奥诺中国对价为4.2亿元,收购上海华拓对价接近8亿元。收购山西普德药业时,誉衡药业本拟定增募集资金,但两次发行最终未能成功。

2010年至2012年,誉衡药业净利润分别为1.54亿元、1.16亿元、1.67亿元,虽然变化不大,但较为稳定。从次年开始,其利润开始快速增长,2013年至2016年,其净利润分别达到2.26亿元、4.43亿元、6.64亿元、7.16亿元,增长极为强劲。

誉衡药业在2014年年报中称,这是由于新成员企业业务板块表现突出,已成为支撑业绩的重要组成:澳诺(中国)实现净利润 486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9.92%;蒲公英实现净利润456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3.08%;上海华拓实现净利润1.6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7.19%。

2015年年报则称,收购的上海华拓、南京万川带来的整体业绩增量包括实现营业利润3.63亿元,同比增长34.73%,实现净利润3.26亿元,同比增长35.06%;普德药业实现营业利润2.25亿元,同比 增长13.46%,实现净利润1.95亿元,同比增长13.58%。

进入2017年之后,这样的高增长不再。数据显示,当年该公司营业收入30.4亿元,同比仅增长1.95%,净利润仅3.1亿元,同比大幅下滑56.79%,扣非后仅有2.56亿元,同比下降达60.11%。实际上,在2017年二季度,誉衡药业颓势已显。当年二季度,该公司9806万元,比一季度减少约2300万元。而到了三、四季度,则分别只有6791、2259万元,呈现快速萎缩的态势。

同时,收购产生的商誉占比也居高不下。截至2017年底,誉衡药业总资产90.6亿元,净资产42.5亿元,由于近年实施了多个并购,同期其商誉不断扩大,估摸已达36.41亿元,占净资产的87.24%。此外,其资金也承受一定压力,截至2017年底,该公司货币资金为9.61亿元,而同期短期借款已达21.1亿元。今年3月底,其货币资金仍为9.61亿元,但短期借款已增至21.78亿元,缺口继续扩大。

危机何解

虽然已经低于平仓线的股权质押数量大幅下降,但几乎100%的质押比例,对朱吉满、誉衡集团等来说,仍是高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自从2月7日被云南信托强平之后,朱吉满就已开始自救,在名下的资产间闪转腾挪,并计划卖壳。5月5日,停牌两个多月的誉衡药业,接到朱吉满的告知函,后者及誉衡集团,正在就引入战略投资者与中健投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健投”)磋商,誉衡集团与中健投签订了框架协议,中健投或其指定关联方,拟以预计高于39.4亿元的价格,受让誉衡集团持有的该公司不低于35%的股权。

股权转让可能导致誉衡药业控制权变更。数据显示,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42.63%的股份,朱吉满直接持股0.45%、通过盛锦1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股0.89%、通过誉衡国际持股19.54%、通过ORIENTAL KEYSTONE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1.95%,合计控制65.46%。若转让35%的股份,则朱吉满持股比例降至30.46%,丧失控股地位。

但卖壳计划如今已经终止。誉衡集团6月11日公告称,誉衡集团当日向中健投发出的终止合作的通知》, 考虑到合作框架协签署已超过一个月,预计相关方短期签署正式合同的难度较大。因此决定不再推进合作并终止交易。

卖壳不成的同时,誉衡药业还在运作出售、收购资产。2 月 22 日,誉衡药业公告称,拟向上海力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力鼎资本”)或其管理的基金,出售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上海华拓”)、西藏誉衡阳光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西藏阳光”)、山西普德药业有限公司(下称“普德药业”)100%股权,交易对价不超过55 亿元。

上述三家公司,均是收购而来,为誉衡药业的核心资产。资产出售的同时,誉衡药业又运作资产收购。6月11日,该公司披露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和现金的方式,收购合肥天麦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天麦生物)不低于35%的可转让无负担股权,取得后者控制权,预计交易对价不低于40亿元。而交易对象承诺,天麦生物2018年至2020年的净利润合计达到18亿元。

收购事项披露后,受到了深交所的高度关注,要求补充披露交易构成重大资产重组的依据、获得天麦生物控制权的合理性等,以及上次易主决策的过程、失败原因等,并说明是否存在资金链紧张、债务状况是否正常等情形。在6月26日的进展公告中,誉衡药业承诺,争取停牌时间不超过 1 个月,在7 月 11 日前披露预案。这意味着,此次收购仍然前途未卜。

今年 2月8日以来,誉衡药业长期处于停牌之中,5月22日短暂复牌后,最高曾反弹至7.18元,但随后又快速回落,6月8日报收于6.2元。如果复牌后继续下跌,誉衡集团、誉衡国际质押的大量股权,可能仍将回到平仓线以下。

6月28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就誉衡集团、朱吉满等的负债情况、资金筹措、股权质押追加担保等情况,数次拨打誉衡药业董秘、证券事务代表办公电话,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亦未联系到该公司对相关情况置评。

新闻标题: 誉衡药业危机待解:业绩增速不再 杠杆持股质押闪崩
新闻地址: http://anxiety-info.net/caijing/137397.html
新闻标签:誉衡药业  杠杆  朱吉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