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信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新闻正文

图解:海南“岛主”难当 买岛前你可能需知道这些

时间: 2018-07-11 07:05:35 | 来源: 澎湃新闻 | 阅读:

原标题:图解|“岛主”难当: 买岛前你可能需要知道这些事

近日,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公布《海南省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审批办法》。个人可申请开发无居民海岛,引发热议。

据国家海洋局《全国海岛保护规划》,我国拥有面积大于500平方米的海岛7300多个,海岛陆域总面积近8万平方千米,海岛岸线总长14000多千米。而所谓“无居民海岛”,指的是不属于居民户籍管理的住址登记地的海岛。《全国海岛资源综合调查报告》指出,我国无居民海岛占海岛总数的94%,而总面积仅为全国海岛总面积的2%左右。星星点点的无居民海岛,就大量散落在我国的广阔海域中。

无居民海岛确权迟缓

2003年,我国第一部针对海岛的国家制度《无居民海岛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施行,无居民海岛利用活动逐步纳入法制化轨道。

2011年4月12日,国家海洋局联合沿海有关省、自治区海洋厅(局)召开新闻公布会,向社会公布我国第一批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名录,明确任何企业和个人可参与开发,有偿使用无居民海岛。

这批名录涉及辽宁、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等8个省区,共计176个无居民海岛。其中,广东最多,福建次之。最大的是广东珠海的二洲岛,面积约8平方千米,最小的岛是来自浙江舟山的小癞头礁、明礁,面积均小于0.0005平方千米(约500平方米)。

但是,截至2016年底,通过开发利用批准的无居民海岛仅有17个。

其中,福建省有4个,辽宁、广东、浙江各3个,河北、山东、广西、海南各1个。17个岛中,有10个被用于旅游开发,占绝大多数,其余用途还包括渔业开发、公共服务、交通运输、工业仓储。

尽管国家早向社会开放无居民海岛使用权申请,但实际通过确权的却寥寥无几。

无人居住不等于无人开发

尽管“买岛”诱人,但需明确的是,“无人居住海岛”并不等于原始的“无人岛”。尽管没有户籍意义上的常住居民,许多海岛已经被开发过,例如采集自然资源、引入商业项目等。以2011年第一批名录中的无人居住海岛为例,其开发程度和发展轨迹就非常相同:

《海南日报》相关报道显示,早在1996年,孙洪伟、孙洪杰的海南海景乐园国际有限公司就对这里进行旅游开发。2000年前后,公司开始扭亏为盈,孙洪杰以打造中国热带海岛度假精品为方针,开始打造高端度假休闲项目。

随着海南省加快推进国际旅游岛建设,蜈支洲岛获得了越来越大的知名度。2016年,蜈支洲岛升级为5A级旅游景区。从图上看,蜈支洲岛已经建起了相当规模的度假、娱乐设施和水上游乐项目。

大连蛤蜊岛的开发历程更为坎坷。事实上,当地政府早有开发意识,1982年就修建了一条1.7公里长的跨海坝桥,以连通海岛。之后,蛤蜊岛交与当地人承包开发,但连年亏损。

2003年,蛤蜊岛交由庄河黄海岸大酒店开发,公司法人为鞠寿君。据《时代商报》采访,鞠寿君以承包价300余万元,获得了蛤蜊岛50年的承包权。鞠寿君承包蛤蜊岛不久后,国家即发布规定,允许个人、机构履行申请审批程序后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但这位“事实上的岛主”至今尚未获得确权。

蛤蜊岛于2014年取得国家AAA级海岛景区,2010年被评为辽宁省“十佳海岛”。但另一方面,环境污染的争议从未停止。据《中国海洋报》报道,跨海大坝的修建使得岛屿周围的海流被隔断,严重改变了该海域的自然属性,导致蛤蜊岛周边滩涂形成了约1.3米厚的淤泥(图中可见),影响当地生态。2011年后,大连市将这一区域纳入海岸带整治修复项目,计划拆除跨海大坝。但最新的卫星图显示,跨海大坝依然存在。

福建省的乌山岛,2011年也被收入了第一批开发利用无人岛名录。不过,它没有立刻等到“岛主”。三年之后,在福州举行的世界海洋日暨国家海洋宣传日启动仪式上,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与省旅游局签订框架协议,推出首批20个无居民海岛进行旅游开发招商。乌山岛这才正式开始了商业开发进程。

据宁德网报道,福安市旅游部门将其规划为甘棠镇乌山岛珍禽栖息观赏园。从图中发现,岛上已加强了开发,目前呈现出非常规整的格局。

大连青鱼坨子岛在2008年之前曾吸引了资本的青睐。据《时代商报》报道,当时对青鱼坨子岛的规划是打造成海上高端旅游会所,投资方与当地政府已经草签了协议,但因为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让这个高端规划仍停留在纸面上。

而今,高端会所没有建起来,但植物似乎少了很多。这个岛到目前尚未确权,在公开渠道中,也无法找到其实际开发者。而在我国更多散落的无人居住海岛中,粗放的资源开发,还有很多。

确权成功的无人居住海岛,只有极少数。

旦门山岛是宁波市象山县东南的一座无居民小岛。据央广新闻报道,2011年11月8日,旦门山岛成为中国首个有明确使用权的无居民海岛,“岛主”为宁波龙港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益民。当时,已开发旦门山岛数年的黄益民,通过完善项目文书和重新申请,获得了确权证书。

旦门山岛同样是走的旅游娱乐性开发,但并未进行大规模建设,特色定位于岛上狩猎。卫星图显示,相比十年前,旦门山岛的植被更加茂密了,这种情况,在众多的海岛中并不多见。

想成为岛主?先考虑下最低使用金

根据各用岛类型的收益情况和用岛方式对海岛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国家海洋局确定了一套无居民海岛最低使用金的计算方法。

国家还规定,无居民海岛出让前,除了确定无居民海岛等别、用岛类型和用岛方式,核算出让最低价,还要在此基础上对无居民海岛上的珍稀濒危物种、淡水、沙滩等资源价值进行评估,一并形成出让价。出让价作为申请审批出让和市场化出让底价的参考依据,不得低于最低价。

事实上,出让价仅是使用海岛的入场券,后续如何投入才是关键。以往,诸多粗放式开发,让开发商陷入投资泥潭,形成恶性循环。爱岛,则为之计深远。“岛主”新奇,却更意味着一份责任。

新闻标题: 图解:海南“岛主”难当 买岛前你可能需知道这些
新闻地址: http://anxiety-info.net/guonei/154350.html
新闻标签:海南  浙江  海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