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信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新闻正文

鸿茅当事医生曾想认罪换轻判 取保时以为是认罪书

时间: 2018-04-18 18:00:00 | 来源: 澎湃新闻 | 阅读:

原标题:吐槽鸿茅药酒的谭秦东:曾想认罪换轻判,取保时以为是认罪书

4月17日深夜11点,谭秦东终于吃上了走出看守所后的第一顿饭——重庆火锅。此时大部分饭店都打烊了,他和律师胡定锋没有更多选择。

三个多月前,也是差不多时间,深夜下班回家的谭秦东,在家门口被蹲守的内蒙古凉城警方抓捕。

如今,谭秦东将自己的案子看作一个“导火索”。

跨省抓捕案,将公众目光引向含有67种药材的鸿茅药酒。国家药监局也公开发文,要求内蒙古食药监局责成企业对社会关注的鸿茅药酒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

三个月的看守所日子,谭秦东黑了、瘦了。出来后忍着眼泪说“自由真好”的他,说不后悔发表那篇网络文章,强调这是科普文章,而非吐槽,以后再遇到这样的“神药”,还要写。

凉城县看守所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凉城县看守所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吴跃伟 图

取保候审签字时还以为是认罪悔过书

坐在已空荡荡的火锅店里,他和律师胡定锋都喝了几杯白酒。

回忆起取保候审时,谭秦东说,吓了一跳,甚至一度不愿意签字。

17日下午3时左右,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在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后,听取了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案件承办人的汇报,查阅了案卷材料。经研究认为,目前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强制措施最终变更为取保候审。

谭秦东回忆,看守所工作人员找到他,并询问家庭住址、户口等信息,让他签署相关文件、按指印,但此时,谭秦东并不知道自己被允许取保候审了。

谭第一反应是要签悔过书、认罪书之类,心里有些恐惧,于是要求见律师胡定锋。

原本等候在外的胡定锋获悉上述情况后,快步走进了看守所。当面与胡律师沟通后,谭秦东终于放下心来,在文件上签了字,走出看守所。

谭秦东换下了在看守所的上衣并扔在地下,又黑又瘦的他第一次对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镜头说:“感谢所有关心我的朋友和网友,感谢媒体的关注,能够提前出来,很激动。”

谭秦东承认此前导致他被跨省抓捕的《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用词不妥。

他告诉澎湃新闻,如果以后再写这样的文章,会注意很多,“比如措辞,会询问法律专家规避掉一些风险,(文字)会温和很多,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地说实话。”

祸从笔出。

去年12月19日,谭秦东在网上发了一篇帖子,称在老年人群体中热销的“鸿茅药酒”,实际上是酒剂类中药,成分中含有多种毒性中药材,并在标题上将鸿茅药酒写成“来自天堂的毒药”。

这篇只有2000余阅读量的网文,成为谭秦东被跨省抓捕的直接原因。

走出看守所的谭秦东被问到,是否后悔写这篇文章?受了这么多苦值得吗?

“值!如果能推动药品广告审批变得更严格,监管更严格,我觉得值。人这一辈子总要有些担当。”

走出看守所的谭秦东仍然神情不安,但说起话来条理很清晰。他说自己以前胆子比较小,但慢慢觉得,人还是要做一些对得起良心的事。

谭秦东觉得自己这次很幸运,他想起“峰回路转”这个词,“世界还是(有)公平正义在。”

谭秦东走出守所

谭秦东走出守所

撰文“没有收别人钱,也没有受雇于他人”

被抓捕后,直到接受审讯时,谭秦东才明白,自己是因前述网络文章罹祸,被指控罪名为“损害商品声誉罪”。

鸿茅药酒公司报警称,文章给鸿茅药酒公司造成了140余万的退货损失,严重损害了公司声誉。

“经销商退货,(鸿茅药酒公司)便说是看到我阅读量只有2000多次的网络文章,经销商怎么看到的,难道一看到我的文章,就退货?”

愤怒的谭秦东有些停不下来。

最让他疑惑不解的是,网络上那么多人写过指责鸿茅药酒的文章,为什么只有他被跨省抓捕,他是如何被“挑中”的?

4月16日,鸿茅药酒公司生产中心总经理王生旺告诉澎湃新闻,公司没有“挑选”,而只是在依法维权。他表示,谭秦东做的太过分了,虽然有那么多人指责过鸿茅药酒,但谭秦东 “是第一个说它是毒药的人。”

据悉,谭秦东发表涉事网络文章的账号已经使用超过一年,他写了多篇护肤相关的网文,关于鸿茅药酒的文章,这是第一篇,但不幸“中招”。

这篇文章也并非谭秦东第一次写“科普”文章,谭说,在被抓前的一年多里,自己一直在写医学科普的文章,但主要是关于皮肤护理方面,“鸿茅药酒”是第一篇关于“神药”的科普文章。

“在看了一个微信公号的相关科普文章后动笔写的,从检索资料到完成,大概花了三四个小时。”

发文时,谭秦东正在自主创业,其发文动机也因此受到了一些质疑。

重获自由后,谭秦东当面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本科生、麻醉学科的硕士研究生,曾是广州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麻醉医生。

后来,他离开该院,在某外资医药公司任医学支持,随后创立公司,代理护肤品。

但写作并发布《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这篇文章,谭秦东强调自己并非枪手,“没有收别人钱,也没有受雇于他人来抹黑鸿茅药酒,资料都来自网络,是一篇科普文章。”

谭秦东解释,撰文的主要目的是提醒老年人,尤其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的老年人,不要服用鸿茅药酒,以免给身体带来危害。

“因为我是医生出身,所以对药品广告特别敏感。酒是世界卫生组织公认的一类致癌物,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服用后,很可能加重病情。鸿茅药酒含酒精成分,而且它的临床实验数据、安全性实验数据都没有公开。”谭秦东说。

三个月的看守所日子,谭秦东黑了、瘦了。

三个月的看守所日子,谭秦东黑了、瘦了。

回忆称疑似鸿茅药酒人员参与抓捕

4月17日,从看守所走出的谭秦东向澎湃新闻回忆了他被抓捕的经过。

1月10日晚上10点,居住在广州的谭秦东下班回家,在自己家楼下准备乘电梯上楼时,被蹲守在电梯间的凉城县公安民警一行人抓获,连夜带到广州市车陂派出所突击审讯。

次日,先后乘坐高铁、汽车,途经深圳、北京后,他被带回了千里之外的凉城县看守所羁押,并于1月25日,被正式逮捕。

他称,参与抓捕他的人员中,除了凉城县警方外,还有疑似鸿茅药酒工作人员。

谭秦东记得一个细节,是他从北京被解回凉城途中。当时,他们乘坐了一辆商务车,有民警在车上抽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一位男子提醒民警,“不要抽、不要抽,我们董事长不喜欢”。

在随后的交谈中,谭秦东听见民警称这名男子为“林总”、“某林”。据谭秦东回忆,“林总”微胖,头顶微秃,身高一米七五左右。

谭秦东还说,1月10日他在家里被抓时,现场来了数位便衣人员,有人出示了警官证,自称是凉城县公安局经侦队民警,但上述“林总”并未表明身份。

谭秦东说,在从广州到凉城当地整个过程中,这位“林总”都全程陪同。在从北京到凉城的途中,一位民警下车,但这位“林总”一直在。此外,在谭秦东被宣布逮捕时,这位“林总”也在现场。

谭秦东说,此人的样子他至今记得,如果见面一定能够认出。此外,他从家被带走时,路上很多地方有监控。

凉城县公安局出具的受案登记表显示,2017年12月22日,鸿茅药酒公司委托一位名叫木林的员工报案,这一名字与谭秦东描述的名字近似。此后,鸿茅药酒全权委托木林参与报案和举证事宜。

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潘江则称,谭秦东案件办案至今,他没有发现民警在办案过程中有违法违规行为。

潘江说,谭秦东被抓捕过程中是否有鸿茅药酒的员工参与其中,由于涉及案情,且案件还在调查中,他不便回应。

鸿茅药酒董事长办公室秘书张万绥则表示,对此不知情。

4月17日,公安部官方微博也对此事作出回应,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已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加强执法监督。

曾想过认罪以求轻判

刚被关进看守所时,谭秦东非常不适应,内心恐惧、失落。

每天两个半馒头,睡在厕所边上,不知道是否会被打,甚至一度想要自杀,同时又怀着强烈的渴望,想要出去,回到家人身边。

在被抓捕半个月后,正月十三(1月29日)是父亲70岁大寿的日子,他在看守所里哭了三天。

为了早日离开看守所,他一度想通过认罪,来争取法院的从轻判决。

在最绝望的时候,谭秦东说,自己确实有过“放弃”的念头,甚至一度拒绝律师胡定锋“无罪辩护”的建议,要求进行有罪辩护,放弃抵抗。

甚至在媒体首发报道发出之前,他还写信给妻子,希望她不要找媒体,不要与凉城县当地办案部门冲突。

在看守所里的日子,谭秦东的内心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想通过认罪来获得轻判,另一方面,他又坚信自己是无罪的。

对于这一切,谭秦东告诉澎湃新闻,根本原因还是想尽早出去,哪怕是背负着罪名。

在被羁押的三个多月里,谭秦东通过先前的辩护律师王永奎向凉城县公安局申请取保候审,未能获准;也曾向鸿茅药酒公司寻求和解,同意赔偿其部分损失,并公开致歉,但被拒绝。

在谭秦东取保候审前后,王永奎也陷入了一场风波。

谭秦东称,自己被抓后,在一位民警的推荐下,找到了凉城当地的律师王永奎委托辩护。

新京报《局面》栏目也报道,谭秦东妻子刘璇称,此前委托律师王永奎,是凉城一位警官推荐的。该报道称,王永奎还自称曾担任鸿茅药酒法律顾问,且在委托期间一直向家属灌输“对方实力大”、“要配合”、“不要找媒体”、“否则会重判”等思想。

王永奎向澎湃新闻承认,自己是警方推荐给当事人的律师,但表示自己“没有特殊关系”。因他在当地,如果广东律师来不及,他也方便及时赶到看守所。

王说,自己于1990年前后,担任鸿茅药酒的法律顾问,当时该企业已是当地龙头企业,但距今时间过去太久,“跟他们现在没有什么交往”

王永奎还否认 “一直没有作为”的质疑,称在接受委托后,他到看守所见过几次谭秦东,并通过电话联系鸿茅药酒公司的总经理,希望取得对方谅解,但鸿茅药酒方面“不肯谅解”,也不同意见面。

他也否认“威逼利诱”谭秦东认罪,称在会见谭秦波期间,谭有过认罪的想法,说过“有罪,差不多,早点出来,缓刑也行。”

4月15日,王永奎被刘璇解除了委托,但在17日又成了谭秦东取保候审的担保人。

王永奎说,因他最初是谭秦东的辩护人,凉城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给他打电话,告知他可以办理取保候审,“接到电话挺高兴的,一直没有想到谭秦东这么快就可以获得自由,我以为一个月就给判了,罪行不会太重”。

经历了这么多,谭秦东告诉澎湃新闻,自己目前仍持有医师资格证,执业注册是申请变更中,

“(跨省追捕事件)对自己的触动很大,希望能再回到医院,当一名医生,并从事更多的公益事业。”

 对话当事人

鸿茅药酒事件遭跨省抓捕医生:我已经做最坏打算

鸿茅药酒事件遭跨省抓捕医生:自由比啥都珍贵

事件进展

凉城公安局回应鸿茅药酒事件:坚决贯彻公安部指示

医生批鸿茅药酒被跨省抓捕事件逆转 仍有疑问待解

媒体评论

鸿茅药酒引企业发展四问:企业缘何敢置法律于不顾

穿越大半个中国来抓你?新华社三问鸿茅药酒事件

揭秘鸿茅药酒

鸿茅药酒一年广告投放额过百亿 系当地纳税大户

鸿茅药酒掌门人鲍洪升获选内蒙古年度经济人物

新闻标题: 鸿茅当事医生曾想认罪换轻判 取保时以为是认罪书
新闻地址: http://anxiety-info.net/guonei/21071.html
新闻标签:鸿茅药酒  跨省抓捕  看守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