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信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新闻正文

赛事资源贫乏 电竞小镇周年考:热潮退去 谁在裸泳?

时间: 2018-06-23 07:12:58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 阅读:

配套设施薄弱、赛事资源贫乏 电竞小镇周年考:热潮退去 谁在裸泳?

周昊

2017年被誉为国内电子竞技产业的元年。彼时,一系列电竞赛事展现出的强大吸金能力,让部分企业、地方政府趋之若鹜。

借助“特色小镇”的政策东风,重庆忠县、河南孟州、安徽芜湖、江苏太仓等一批县市,先后高调筹备电竞小镇,一些地区甚至将电竞产业视为城市转型的关键钥匙。

然而,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上述县市发现,起步仅一年的电竞小镇已经遭遇了“高开低走”的困局。部分地方因缺乏赛事支撑,导致场馆空置,一些项目甚至中途夭折,只开花难结果。

小县城的“电竞梦”

在决定进军电竞小镇之前,忠县并不为外界所熟知。多年以来,这座三峡上游的临江县城一直是重庆市内的多个贫困县之一,产业结构也主要以农业、基础加工业为主。2017年4月,忠县对外宣布将投资40亿~50亿元来规划建设电竞小镇;同时,忠县还宣布与大唐网络旗下的天天电竞公司签订合作协议,使2017~2021年间连续五届的CMEG(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总决赛落户忠县。“忠县电竞产业终于实现了零的突破!”时任忠县县长江夏如此表示。

2017年忠县GDP总额为271亿元,在重庆38个县区中排名第24位,近50亿元的电竞小镇投资额几乎占到了全县GDP的五分之一。按照忠县政府的规划,长江南岸的水坪社区将成为电竞小镇的所在地,地方政府将负责修建赛事园、孵化园等核心项目,其余的电竞产业区、滨江游乐区、配套服务区、科普园、教育园、装备园、体验园等将引进社会资本投资。完全体的电竞小镇共占地3.2平方公里,其“三区六园”的布局规划也将形成文旅、商业与电竞相结合的生态产业圈。目前,由忠县政府投资14亿元建设的三峡港湾电竞馆已基本完工,2017年底的CMEG总决赛也顺利在忠县举办,但随之而来的交通不便、赛事缺乏等问题也摆在了忠县面前。

忠县的县城位于长江北岸,多山的地貌致使县城内外的公路蜿蜒曲折,穿城而过的长江甚至在忠县有个180度的大转弯,转弯处西南侧的水坪社区,新落成的电竞馆正位于此地。由于不通火车,因此从重庆市区乘坐大巴进入忠县需耗时近三个半小时。此外,电竞馆离县城仅有3公里,直线距离并不远,但由于要跨过长江大桥到南岸,想要去电竞馆只能打的士,而原本不足10元的的士费便要翻上好几番。5月底,县城外的电竞馆依旧在忙于收尾装修工作,而县城内的大街小巷则悬挂着一场赛事的宣传广告,这场6月2日举行的拳王争霸赛将是忠县电竞馆迎来的第二场比赛。时隔半年,却与电竞无关。

规划中能够容纳6000名观众的三峡港湾电竞馆是一座专门为电竞赛事打造的比赛场馆,但忠县招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该电竞馆为多用途场馆,除用于举办电竞赛事外,还可以为演唱会、部分体育赛事等提供场地。“总比空置着好,县里也跟腾讯、网易等公司有过沟通,但对方已明确表示不会有赛事入驻,目前忠县的电竞赛事也只有CMEG。”前述工作人员表示。

缺少比赛对忠县电竞小镇的发展极为不利。规划中的电竞学院原本定于2018年初开工建设,但目前依旧没有动工迹象;当地政府拟修建的电竞孵化园也毫无踪影,原本划为电竞产业区的地块上,依旧有部分企业在从事着传统的制造业务,而拟定于2018年上半年举行的电竞节也已被延期至下半年。

空置的场馆不仅难以产生经济效益,物料的折旧损耗甚至会让当地政府的巨额投资打了水漂。据记者了解,以目前电竞赛事最为火热的上海来看,能够容纳6000人的比赛场馆单日费用在5万~8万元,万人标准的比赛场馆价格为15万~20万元/天;偏远的忠县电竞馆租赁费不会高于上海,而且由于周边缺少配套的商业,因此场馆租赁费几乎成为该项目的唯一收入来源,即便以10万元/天的租赁费用来计算,即使每天向外出租,其14亿元的投入回收期也需要至少38年。

忠县文化委员会一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忠县的电竞产业目前依旧处于初创期,随着电竞小镇项目的持续推进,忠县未来会引入更多的赛事,场馆的空置情况也会有所改善。不过对于具体落地的赛事项目,该负责人称目前正在洽谈中,暂不便透露具体情况。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电竞作为一种新兴产业,忠县本身并没有相对应的产业基础,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大额投资电竞产业理应慎之又慎,尤其是在区位不佳的情形下,强推项目恐面临着巨额投资难以收回的风险。而且,目前电竞产业的主导方更多的在于企业,一系列大型赛事的举办也由企业在主导,除一线城市外,其余地方政府对电竞赛事的主导性并不强。

记者也观察到,目前主推电竞小镇的一些地区存在着较为严重的大企业依赖情形,即手握电竞赛事资源的企业在电竞小镇中拥有较高的话语权,若这类企业选择退出,当地的电竞小镇项目就有夭折的风险。

赛事资源成“生死符”

河南孟州市距离重庆忠县1000公里,在电竞小镇落地之前,当地的主导产业为装备制造、皮毛化工、生物化工等三大产业。2017年5月,孟州市在北京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展出了“保税+电竞”的特色电竞小镇项目;6月,孟州市政府宣布计划投资20亿元,正式加入了电竞小镇的行列。

公开消息显示,孟州市的电竞小镇项目占地共3000亩,计划投资20亿元,按照“保税+电竞”的产业发展思路,采取“四中心,一基地”模式,即电竞体验、竞技中心、电竞孵化、培训中心、健身休闲中心、配套服务中心和电竞设备进出口加工基地。拟合作方则为华体电竞(北京)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旗下主要运营ESCC中国电竞场馆联赛。

然而一年之后,孟州市的电竞小镇计划几乎已经“流产”,其中华体电竞的退出成为了关键因素。记者从孟州市招商局了解到,华体电竞曾希望孟州市政府修建配套的比赛场馆,依托电竞赛事打造产业小镇,但这一方案并未得到孟州市政府的认可。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孟州市招商局了解到,建设电竞场馆花费高昂,投资风险较高,孟州市希望在保税区建设以电竞装备制造业为主的特色小镇,这一方案与华体电竞的期望不符,双方最终一拍两散。华体电竞退出后,孟州市的电竞小镇项目在事实上已经终止,20亿元的投资计划也并未实施。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孟州市保税区工作人员的证实,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孟州市政府最初对电竞小镇十分看好,但为了结合当地的产业情况,最终该项目并没有实施。

宣布建立电竞小镇的安徽芜湖市也有着与孟州市同样的境遇。

2017年5月,芜湖市政府与腾讯公司签订框架协议,共同打造以电子竞技为主题的产业园项目——腾讯电竞小镇。根据框架协议,该电竞小镇将依托芜湖市良好的文化互娱产业发展基础和腾讯公司强大的游戏产业优势资源,探索建设集电竞主题公园、电竞大学、文化创意园、动漫产业园、创意街区、腾讯科技创业社区、腾讯云大数据中心等新业态于一体的特色小镇,同时引进举办“QQJOY(企鹅动漫游戏嘉年华)”和“QGC(QQ手游全民竞技大赛)”等一系列电竞品牌赛事活动。

相比于忠县、孟州市,芜湖市本身已经拥有一定程度的电竞资源。这源于芜湖产出了众多的知名电竞主播以及职业电竞选手,例如芜湖大司马、芜湖神、文森特、瓶子等,也诞生过同福战队等比赛队伍。但即便是拥有一定基础的芜湖,其电竞小镇项目的落地也依旧不如预期。

本报记者了解到,自去年5月芜湖与腾讯手游签订框架协议以来,芜湖的电竞小镇项目几乎没有推进,目前仅仅在镜湖区雨耕山文创产业园内拥有不足十家的电竞相关企业,而且已经成立的电竞企业也主要以电竞人才培训业务为主,产业并不全面。

芜湖市镜湖区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芜湖缺少电竞赛事场馆,因此腾讯方面希望地方政府建设相应的比赛场馆,但芜湖市政府希望电竞小镇可以稳步推进,采取了从“产业园——产业群——电竞小镇”的三步走计划。目前电竞场馆的建设虽然已经提上了日程,但还没有具体的开工计划,腾讯电竞小镇项目在事实上处于停滞状态。

与前述三个电竞小镇相比,江苏太仓市的电竞产业发展可谓是顺风顺水。凭借靠近电竞中心上海这一优越的区位优势,太仓电竞小镇并不缺少比赛,也不缺少相关的电竞产业。

截至2018年5月,太仓天镜湖电竞小镇已集聚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电竞企业57家,业务覆盖电竞赛事运营、节目制作、俱乐部运营、主播经纪、游戏开发等领域;入驻电竞俱乐部8家,下属战队近30支,集聚从业人员约1700人。

目前,太仓已经孕育出龙珠直播、VSPN等一系列电竞品牌,其中VSPN更是在近年内包办了腾讯旗下最火热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成为了国内最具经验的电竞赛事主办方。无论从软件还是硬件来看,目前太仓的电竞小镇都是国内最为成熟的一个。

值得注意的是,毗邻上海虽然成就了如今的太仓电竞小镇,但这也无形中为太仓的电竞产业划定了“天花板”。尽管有多家战队入驻,而且太仓本身也拥有腾讯旗下的TGA赛事,但目前留在太仓的电竞赛事多以线上赛为主,而线下的总决赛选址又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因此太仓本地的赛事资源难以为电竞小镇带来相应的经济效益。

太仓市电竞小镇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太仓的电竞基础设施的确对当地举办赛事的体量有所限制,这种情形在未来会随着电竞场馆的建设而有所改善。

该工作人员向记者坦言,目前太仓电竞小镇在整体产业链中更像一个青训基地。“从区位情形来看,目前太仓的电竞产业还不具备与上海一争高下的实力,因此在发展方向上更偏向于青训,电竞战队在太仓休息、训练,然后去一线城市比赛,这种现象在太仓已是常态;未来,太仓将以电竞内容授权、内容生产等为方向,在错位发展中走出特色。”

一二线城市的冲击

伽马数据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7年国内电竞产业实际销售收入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在产业链逐步完善的情况下,相关电竞赛事的快速发展催生出了电竞小镇这一新兴模式,但这种由游戏厂商和地方政府共同合作所构建的电竞产业园区依旧处于探索阶段,其成效还有待市场验证。

作为国内最大的电竞赛事主办方,腾讯在电竞产业是名副其实的行业引领者;赛事的规格、制度、举办地等基本均由腾讯自己选定。自带流量的腾讯电竞比赛如能进驻电竞小镇,对当地的电竞产业将会有极大的带动作用。然而,除了依托于一二线城市的地区,目前大部分电竞小镇基本都不在腾讯的视线范围,这也给电竞小镇的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腾讯电竞向记者表示,腾讯一系列电竞赛事的选址只有一个标准,即当地的电竞人口,一个地区的电竞受众越多,腾讯赛事入驻的几率也就越高。从现有情形来看,人口集中的一二线城市将会成为腾讯电竞的主要关注点,当地的配套设施能力也会成为部分考虑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腾讯电竞主推的电竞赛事主客场制度可能会对全国各地的电竞小镇造成进一步的冲击。2017年9月,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主客场制度正式落地,而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也在2018年采取这一赛制。

这个以美国NBA联赛为模板的新制度将原先集中于上海的电竞赛事分解为东西战区,然后分别将参赛战队的主场设立在不同的城市。此次改制将会极大的增加主场城市的电竞氛围,而新的电竞产业也将会围绕着这一批主场城市获得发展。

目前已知的主场城市有杭州、西安、成都等地,以此来看,当前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电竞小镇有可能迎来一波新的洗牌:靠近电竞主场的小镇有机会按照“太仓模式”获得发展,而远离电竞主场的小镇生存危机将更加严峻,“高开低走”似乎会成为大部分电竞小镇的最终结局。英雄互娱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电竞行业从线上转到线下所催生出的电竞小镇,其发展的核心命题依旧是地产思维,这其中涵盖了一个城市所拥有的政策、人口、交通、商业等各个因素。比如上海是国内的电竞之都,其完善的配套设施、庞大的电竞从业人口均是促成其电竞产业进一步发展的条件,而缺少这一切的电竞小镇则会在市场的竞争中步履维艰。

新闻标题: 赛事资源贫乏 电竞小镇周年考:热潮退去 谁在裸泳?
新闻地址: http://anxiety-info.net/keji/128381.html
新闻标签:电竞  网游  比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