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安信资讯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新闻正文

高通高管解读财报:放弃收购恩智浦 是为了确定性

时间: 2018-07-26 14:57:07 | 来源: 新浪科技 | 阅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确定取消 美股100分时图 美股100分时图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6日下午消息,高通今天发布了2018财年第三财季财报。报告显示,高通第三财季净利润为12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亿美元增长41%;营收为5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4亿美元增长4%。高通第三财季业绩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对第四财季的盈利展望也同样超出预期,推动其盘后股价大涨5%以上。

财报发布后,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Cristiano Amon)、CFO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执行副总裁亚历山大·罗杰斯(Alexander Rogers)和法律总顾问唐纳德·罗森博格(Donald Rosenberg)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Amit Daryanani:我想询问一下恩智浦(NXP)并购案的进展情况。你究竟想从收购恩智浦的交易中获得什么呢?你认为在市场不稳定因素解决之前,高通是否无法完成任何交易?还是你认为恩智浦也许存在一些独特之处,以致于你没法完成并购,但你仍然可以完成其他交易?我只是想弄清楚这些。对于和恩智浦之间的纠葛,你是怎么打算的?

对于回购股票这一点,我们的计划进程安排是什么样的?你要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此大规模的股票回购呢?

莫伦科夫:我先回答第一部分的问题。我并不太确定此次交易有任何特殊之处。我觉得这更像是所有人目前所处宏观环境的一个映射。

对我们来说,我不知道此次收购事件是否表明未来我们做事情的能力会发生任何变化。我们显然是从资本配置角度决定快速回购股票的,这也是我们目前的关注焦点。但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事情是盖棺定论的,我觉得对于行业内现在所有人来说,这仅仅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机罢了。

戴维斯:关于股票回购的进程问题,我们会很快就这一点公布相关消息。但是显然,如果我们要在2019年内完成大部分股票的回购,那么在此计划的实施过程中,我们肯定会采取一些加速回购股票的行为。

Canaccord Genuity分析师Michael Walkley:就股票回购和你的目标计划来谈谈,假设两宗授权协议没能解决,你对于2019财年每股收益5.25美元的预期是否会发生变化呢?如果情况仍然没有发生变化,你能大概告诉我们一下你对于实现这一指标的看法吗?

戴维斯:首先,我们并没有变更2019年财年的目标预期。提示一下,授权争议案的解决决定着公司每股收益能否达到6.75-7.5美元之间。如果你想到了我们过去为解决纠纷而设置的法律里程碑,我们相信这些里程碑依旧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且基本没有发生变化。

针对与恩智浦相关的股票回购增值时机与影响来说,显然股票回购取决于股票何时能到我们手中。这也与授权案的解决时机有关。我们之前提到过,恩智浦能为每股带来1.50美元的增值,实际上你可以期待一个更高的数据。当然,前提是授权案能够落幕。因此就目前来说,我们对于每股收益在6.75美元-7.5美元之间的预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至于每股收益5.25美元预期的达成,我们仍需关注股票回购的时机以及回购带来的影响。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BMO Capital)分析师Timothy Long: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提两个问题。首先,关于5G的问题,坊间传闻很多。你能告诉我们一下最新消息吗?如果5G技术促使平均零售价提高或是股价增长,那这对于高通芯片和版权业务的商业模式意味着什么呢?

其次,关于芯片业务,似乎薄型调制解调器业务减少,但是整体情况还是较为有利的。我想你预计的平均零售价应该不错,也许在接下来几个季度毛利率会上升。如果可以,请简单说明一下这两个问题。

阿蒙:我会先从5G芯片说起,之后交由Alex来说明授权问题,然后我们再来讨论一下调制解调器。对于高通在5G技术上取得的进展,我们感到很欣慰。5G技术正在加速发展。我想我们之前有讨论过市场上有很多运营商。我想说的是,我们的骁龙800 OEM将在2019年推出5G智能手机。我想此举能够确保公司在市场的有利地位。这项技术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但我们已经凭此实现了创收。我想在市场发展的同时,我们将处于很好的领先地位。在2019年迟些时候以及2020年,5G技术将成为一项重大进步。正如你预想得那样,芯片业务上,我们发现了创收和增加利润的机遇。

罗杰斯:关于QTL,5G的过渡将有助于QTL业务的增长。我们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处于领先地位,包括专利等。凭借推出的授权框架,我们处于有利地位。最近,我们刚刚签订了十几笔授权协议。所以,我们相信在5G过渡这段时期,高通的长期稳定性能够帮助公司维持优势。

戴维斯:关于毛利的问题,正如你对于第四季度的预判一样,对于利润影响最大的因素就是其他授权协议费用的缺失。尽管苹果公司业务量减少,你还是能够看到每季度以及每年,中国芯片业务对于骁龙700以及800的需求都在增加,这缓和了业务减少的情况,否则盈利问题就会一言难尽了。

瑞杰金融(Raymond James)分析师Chris Caso:我只想提一个问题,关于ASC 606(《会计准则汇编606——源于客户合同的收入》)的。这会如何影响2019 财年的目标设置?你之前提供的数据中是否已经将其包括在内了?因为和之前的假设相比,我觉得这对于财年第一季度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这能够揭示表现最好的季节。我的想法是否正确呢?

戴维斯:在2019年的估算中,ASC 606一直是考虑在内的。实际上,如果你考虑到了这一问题,其实ASC 606只会影响这一年营收在图表上的呈现情况,而不会影响总额。

伯恩斯坦(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Stacy Rasgon: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回购的时机。如果回购股票能够为2019年每股收益带来1.5美元,但这需要你花费一年时间去落实,那么在2019年它如何在股价中呈现出来呢?

第二个问题,下一个季度以及下下个季度,你又设置了1亿美元的营收预期。那么这1亿美元象征着问题解决之后的净收入预估吗?事实上,你是否下调了QTL业务的营收指标?过去它为11亿美元,而如今是10亿美元到12亿美元之间。因此这看上去是核心业务营收被削减了。是实际情况如此还是因为季节原因或是目前正在面临的一些问题导致的?

戴维斯:我就先从1亿美元说起。这1亿美元并不是代表着营收变动。10亿美元到12亿美元的营收目标也不算是变动。我们之前说过,根据季节因素,我们预计每个季度的营收大约是在10亿美元到11亿美元之间。如你所知,我们目前经历了更为季节性疲软的季度,由于我们错过了一些产品的推出,今年季节性带来的影响较大。因此,在这一阶段内,整个市场大体是比较平稳的。整体看来,QTL的表现尚可。

就回购问题,如果问题没能解决,那么恩智浦每股带来的增值是会低于1.5美元的,如果问题得到解决,那么增值将会超过1.5美元。这涉及到恩智浦一整年增值带来的协同作用以及股票回购项目之间的平衡问题。但在计算上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

罗杰斯:如果谈判有结果的话,那么本季度1亿美元也并非是授权营收的预期值。这不过是部分应付款,并不能完全反应协议中所欠付的款项。

我们之前已经说过,我们正在积极进行谈判。谈判仍在进行之中。只要我们认为谈判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我们就会不断推动。我们认为,这笔费用也很好地证明了谈判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James Faucette:我想关于决策制定流程提问,我们希望这能帮助我们多了解你对于未来发展的考量。对于选择继续等待中国政府走完流程的机会成本,你能否更好地说服我们呢?按照你描述的情况,政策窗口的变动能够带来更有利的支持。你是如何看待继续等待的机会成本的?为什么你会选择继续前进?我们对此应该如何考量?你是如何看待高通未来的发展机遇的,尤其是在一些你正在积极推广业务的地区?

莫伦科夫:我认为现在的情况——提醒大家一下,我们在21个月之前就签订了协议,而且我们之前已经续签过一次协议。此外,我们与全球各地的监管机构,尤其是中国相关机构正在进行良好的洽谈。

很显然,现在的宏观环境比较困难。目前尚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何种惊人的变化。这是我们必须要打开的时间窗口。我想我们会做出两部分的调整。第一,公司将会专注于未来的发展机遇。我想这一点很重要。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提供确定性,不仅仅是为合作伙伴和股东,还要为我们的雇员。在我们纵览大局之后,我们认为正确的选择就是前进。显然,我们还有一些时间,希望能帮助你们了解我们的发展方向。

我想,你也可以将其视作是我们对于业务发展、企业发展方向等方面的积极态度。我们会一如既往,继续前进并为股东提供切实利益。

野村证券分析师Romit Shah:从长达14周的9月季度到长达13周的第四季度,MSM芯片的出货量是否会受到影响?这是我们需要担心的问题吗?

我能否问一下苹果在你的薄型调制解调器业务中所占的比例吗?你们是否会无限期被苹果剔除在外?还是会考虑赢回这部分业务?

戴维斯:购买力以及购买决策对于季度多一周或少一周时间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主要是关系到产品推出的时机。因此,这实际上——我们会看到多出来的一周对于成本影响较大,所以这实际上是关系到净支出。

阿蒙:关于你对于苹果的提问,您要明白这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行业。我想,我们已经清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们并没有考虑继续支持其新产品,但我们会继续在之前的老款产品中为其提供支持。随着行业的发展以及设计因素,我想这就是我们的决定。

我们会继续专注于技术。对于我们在调制解调器上的领先地位,我们很有自信。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一个第三方客户报告证明了我们制造的调制解调器性能很好,我们将继续投入相关技术研发。如果机遇到了,我想我们会成为苹果未来的供应商。

Cowen分析师Matthew Ramsay:很多人认为,并购恩智浦是为了试图跨界其他领域,尤其是在汽车和微控制器物联网业务。如今这笔并购交易似乎是不太可能成功了,如果可以,能够谈谈现在手头其他业务的发展规模吗?即便没有成功并购恩智浦,你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竞争优势的呢?

莫伦科夫:我想我得区分来谈。答案取决于你身处哪个市场。在汽车市场,我们觉得自己算是影响较大的市场参与者。我们的技术非常强大,界定了很多新的用例,尤其是远距离通信信息科学以及互联汽车这条产品线,还有车载信息娱乐系统。我们也得益于此。因此,我们觉得自己在市场上的规模还是很大的。显然,有恩智浦的助力,我们能够将规模继续扩大,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热衷于促成这笔交易的原因。我之前已经提到,我们的汽车业务已经是一个规模较大的业务,目前有多达50亿美元的“积压而尚未交付的订单”,且数量还在增加。我们对此很满意,我想我们在技术上的优势也将界定未来的一些关键改革。

在物联网领域,我们所处的地位恰恰合适,既掌握了核心技术,也拥有行业正在努力发展的技术。我们缺乏一个强大的有机渠道,而恩智浦的并购交易本可以为我们提供这一点。物联网业务在不断发展,但我们在未来还会添加一些新内容。我们希望能够继续推动技术的发展并且在此期间完成股票回购。这是从资本配置角度来看待公司未来的发展,我们也为自己在技术上的优势感到幸运和开心。我们相信,从长远角度来说,这些技术是赢得市场的关键。

德意志银行证券Ross Seymore:有很多媒体报道称邻接业务都在缩减成本,你要怎么在削减10亿美元成本的同时实现业务多样化呢?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这也许有一些离题。George,似乎你的MSM芯片业务预期指标是与季节性变化相关的。考虑到在苹果事件上你的说辞,是还有一切其他事情发生了吗?多出来的一周是否让QCT的营收看上去好看一些?希望你们说的话能让我信服。

莫伦科夫:让我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关于公司的焦点。

我们削减成本的重心是放在这些领域内公司的资源上,而不是移除研发或资源。你深谙公司的发展历史,我们曾有过一些在我看来是略微超出公司核心能力的选择。我们试图将研发资源放在那些我们认为有发展潜力的领域里。工业互联网、汽车以及网络显然是我们非常期待的几个领域。我们也会将部门研发资源集中在这些业务上,而不是整个撤走资源。

我们也在考虑减少授权业务上的成本。我们希望在授权业务上,公司能够进入较为和平的处境,但请放心,我们一直专注于让公司在上述的一些领域里取得更好的发展。

阿蒙:关于MSM业务,我们发现了一些事情并且在指标中已经反映出来了。首先,我们认为关键的中国客户有望成为优质客户。之前提到过,在进入中国市场时,中国对骁龙700以及800的需求非常大。我们也发现一些大规模中国原始设备制造商开始进军国际业务。相应地,这也能帮助我们增加MSM芯片的销量。举个例子,我们的其中一位重要客户现在就在英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以及法国销售产品,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地理区域。随着中国将在2019年迟些时候大范围推广5G技术,我们希望这一发展趋势能够继续。

瑞银证券分析师Timothy Arcuri:我有两个问题。第一,关于QTL的支付费用问题。George,你在9月份和12月份分别会拿到1亿美元,这是否能在12月底完成相应指标数据?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是否有可能在中国申请苹果禁令。我想,你应该有一些办法能够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所以我的问题是,具体的流程是什么以及你是否有过进行尝试——因此如果你真的想要这么做的话,你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戴维斯:关于QTL的支付费用,7亿美元只不过是一部分,这并不能代表我们预期会收到的总额。事实上,按照协议,这只是我们预期营收额的一小部分。但这并不是追加付款,而是为了彰显谈判进行期间以示诚意所付的款项。

罗森博格:关于你对中国以及在中国境内与苹果的专利争议疑惑,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正在寻求禁令性救济。在中国,一些情况下,你不但可以申请永久禁令,还有权申请初步禁令。但是中国绝对是一个愿意禁止侵犯专利行为的管辖区域。

花旗环球市场分析师Christopher Danely:我就简单提几个问题。关于7亿美元的追加付款问题,我想你之前曾说预计会在今年年底结束这场争议。你现在仍然是这么觉得的吗?你有没有考虑过专利使用费会降低的情况?之后,其他的客户得到消息也会要求降低其专利使用费呢?然后,关于苹果授权事件何时能够解决呢?

罗杰斯:要再一次说明的是,我并不会将这笔7亿美元的收入视作为是追加款项。因为我们之前已经说过,这笔款项只是部分应付款,现在的谈判过程虽然进展缓慢,但是是朝着积极的方向在发展的。这部分款项恰好能证明我们在谈判中取得了一定进展。因此,无论如何,这并不是最终的付款项。它也不能说明协议中双方存在的争议、双方的看法以及最终结果会是如何。

这同样不是其他被授权方可以拿来利用的数据点,它们也不能借此得到一个不同的协议。谈判仍在进行中,我们认为进展还算积极。如果最终谈判不会带来协议的调整,那就会像我们之前说得那样,争议是有机会得到解决的。再一次重申,我认为这笔付款仅仅是为了展现诚意而支付的部分应付款,并不意味着整个协议的金额。关于苹果的问题是什么来着的?

关于苹果的问题,大家要知道的一点是,我们在按照之前几个季度制定的进度表做事情。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法律战略,并已经落实。我们希望通过多方努力,最终能够得到一个结果,我们坚信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至于时间节点,和之前说得没有任何变化。

麦格理资本分析师Srini Pajjuri:关于 ASC 606,我想你之前说道,资产负债表附表中将会包括九月出货的设备营收。我想,那应该会超过10亿美元。出于好奇,我很想知道你预计何时能实现这一点?这笔资金流何时能够反馈到收益表上?

我的问题是关于节约10亿美元运营成本的问题。你可以告诉我们一下究竟是如何削减这10亿美元的吗?一旦我们实现了这一目标,接下来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剔除法律方面花费,那么你预计运营成本会是多少呢?

戴维斯:关于 ASC 606,资产负债表附表上这一季度设备营收会直接计算为留存收益,而不会在收益表中呈现出来。因此,每当我们进入下一个季度时,就会出现我们称作是季节性变化的概念。所以ASC 606是包括全年四个季度的情况,但从本质上来说,在资产负债表附表中你是会缺失一个季度的。显然,我们得到的现金流和其他因素也会与此相关,我们会只汇报12月季度的情况,而不是9月季度的情况。

我们会继续在削减成本的时间点上明确更多消息。我们之前说过,运营成本的底线为74亿美元,我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削减10亿美元,这样一来运营成本就是64亿美元了。相比第三季度,第四季度我们会再减少5%抑或是每个季度减少5%以上。这应该能清楚地说明这一问题了。我们希望下一季度能采取进一步措施。我们相信公司在正轨上发展,我们也有自信可以削减10亿美元的运营成本。

Arete Research Services分析师Brett Simpson:你能告知一下公司与苹果法律案件审理的时间吗?更重要的是裁决下来的时间?你预计德国、中国以及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最终裁决结果何时会出来?

罗森博格:这是一个非常离谱的请求。我想我也许没法提供给你准确的日期,但是就拿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听证会来说吧。这是第一个已经举办听证会的案子。我们预计在9月会得到初始判定结果,最终结果会在1月公布。1月初,另外一起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案子也会进行听证。

在中国,至少有三个管辖区域内在处理我们的多起专利案。每一个案件的进展都不同,但是速度都非常快。我们希望在今年末的听证或是明年初的审判中能得到一些好消息。在德国,我们已经在慕尼黑和曼海姆提出了专利诉讼——两者都会在今年末开始调查,案件审理日期大约是明年早些时候。

Brett Simpson:在射频业务上,你谈到了5G射频技术设计的首次胜利。现在,你能不能谈谈利用5G调制解调器在5G射频技术上获得的配售率是哪种类型? 你能谈谈该如何解决系统调制解调器与天线相关的问题吗?以及你认为高通在5G射频技术方面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想再回到刚刚的话题——2019财年射频技术的营收目标。你刚才说到,2019财年射频技术的目标收收益约为20亿到30亿美元。随着时间的推移,5G还可能会给你带来什么收入机会呢?

阿蒙:我想我可以先从我们正在进行的射频技术扩展谈起。我们有一些设计已经被媒体持续报道了一整年。我认为在这些设计中,有些已经成功进入市场;有些也很快就会推出。令人高兴的是,我们不仅在低频段获得了完整的端到端解决方案,而且在中频和高频段也都做到了,产品包括PAMiDs和滤波器。我们预计这些发展势头都将继续进行下去。

通过5G,配售率将不断上升。对于这一点,我们非常乐观。原因是,只要想到毫米波,你就必须将天线的前端和收发器整合在一起,而且你还必须对新技术在新环境中的性能进行优化。我们能够掌控产品投入市场的时间。这些良好的趋势都促使我们不断拓展射频业务,同时我们对目前取得的成果也感到非常满意。

罗森博格:我想纠正一些问题。我之前说过,ITC的第二次听证会将在一月份举行。事实上,听证会将在9月就开始了。

Charter Equity Research分析师Edward Snyder:我想了解一下QCT的业务情况,尤其是关于骁龙700系列。我相信你们已经看到在赢了联发科公司P60芯片之后,公司股价有所提升。他们似乎已经放弃了利用高端芯片抗衡的想法,显然,这对你们的骁龙800系列来说是个好消息。我知道骁龙700系列已经准备好在高端芯片平台上进行反击。收到的订购支票证明了骁龙700系列屡战屡胜,已经赢下几十场了。你能不能帮我们搞清楚骁龙700系列和P60系列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中档4G市场上?

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想了解一下,目前中国在4G网络上已经整体落后了。他们确实拥有基本的4G网络,而且我知道他们已经计划要在明年部署商用5G。这就意味着,他们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将不得不涉及到LTE Advanced和LTE Pro之间的许多领域。你认为他们部署5G会有风险吗?或者在他们努力追赶的时候,5G部署也许就迟了? LTE Pro和LTE Advanced登陆中国市场,这对你的调制解调器业务会产生怎样的影响?非常感谢。

阿蒙:我就先从骁龙700开始说起。我们的主要原始设备制造商在中国市场一直不断进步,这与过去两年里所描述的市场发展情况一致。我将用骁龙700系列产品来回答你的两个问题。骁龙700系列从本质上来说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因为有很多原始设备制造商(一些中档设备)对于把骁龙700系列加入到更高级的特性组合中更为感兴趣。其中一个特性还在骁龙700的诸多方面均有推动作用,这个特性正是LTE高级调制解调器性能。在其他一些市场,尤其是在中国以外的市场,你会看到它们甚至将其视为4.5G技术。例如,我们就在拉丁美洲看到过。这就是骁龙700系列会被打上“性能好”标签的原因。这是个好兆头。

还有骁龙800系列,我们看到一些关键客户进入了市场。所以我们的观点是,市场继续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这也预示着我们的客户将会扩展到其他市场。在这里我并不是要特地挑出谁来说,只是以小米为例。小米现在的业务涉及70个国家,它在欧洲仅仅花了一年时间就跃居排名第四的智能手机。这是一件好事,把LTE的全球特性组合作为我们为中国客户设计的出发点,而不仅仅只是针对中国本土市场。

到了5G网络,事情就变得更有趣了。中国最大的运营商——中国移动的用户试用规模非常大。在基础设施和原始设备制造商方面,每个人都在为下半年的目标努力工作。这给了我们一个信号,表明这种转变可能会和4G网络之前出现的转变一样有意义。因此,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可以在中国推广5G特性组合。对此,我们也感到十分兴奋。 (堆堆)

新闻标题: 高通高管解读财报:放弃收购恩智浦 是为了确定性
新闻地址: http://anxiety-info.net/keji/156205.html
新闻标签:确定性  高管  财报
Top